陈情令剧情介绍

1-6集

陈情令第1集剧情介绍

  

  十六年前,云梦江氏、兰陵金氏、姑苏蓝氏、清河聂氏四大家族围剿夷陵老祖魏无羡的老窝乱葬岗,一时间风起云涌,血流成河。魏无羡就站在山巅,俯视着山下打斗不休的芸芸众生,看着他们为了争夺阴虎符大打出手,死伤无数。魏无羡绝望地闭上双眼,他的眼角流下泪水,任凭自己的身体从山顶摔落,可是一双有力的手却拉住了他,正是蓝家二公子蓝忘机

  这时,一个名为江澄的男子从蓝忘机身后走过来,提着一把闪着寒光的剑,他怒吼着让魏无羡去死,然后一剑刺了下去。蓝忘机最终没有抓住魏无羡的手,他就这样跌落山崖,生死未卜。一眨眼的功夫,十六年过去了,江澄一直没有找到魏无羡的尸体,没有人知道魏无羡是否还活在世上,不过他有着翻山倒海的能耐,也许在某个不经意的瞬间,就会回到这里。

  然而,没有人知道,魏无羡并没有死,是少年莫玄羽用“献舍”的方式让魏无羡“死而复生”。所谓“献舍”,又名舍身咒,是发阵施术者用凶器在身上割出伤口,用鲜血和生命为代价,自愿召唤一位邪灵上身,来帮助自己完成愿望。现在,不管魏无羡是否愿意,莫玄羽的献舍已然生效,魏无羡必须按照莫玄羽的意愿去报仇,才能让身上的伤口悉数痊愈,否则神魂俱灭。

  魏无羡叹了口气,他也逐渐反应过来,莫玄羽一直住在姨母家里,不仅不受待见,还饱受欺凌,尤其是表哥莫子渊,总是对莫玄羽拳打脚踢。恰逢这天,莫家请来姑苏蓝氏的人抓邪灵,魏无羡便找了个机会,在众人面前给表哥莫子渊难堪,让姨母脸上很挂不住,狠狠为莫玄羽出了口恶气。

  魏无羡看见蓝家的人在莫家四处安插召阴旗,他仔细查看一番,发现旗子的文饰画法没有错误,不会影响使用,看来,尽管过去了十六年,这来自夷陵老祖的东西还在世间流传。蓝家弟子蓝思追好心嘱咐魏无羡,晚上不管听到什么动静都不要出来。令所有人大吃一惊的是,到了晚上,莫子渊竟然被邪灵附体,还被砍去了一只左手,他不再像个活人,更像一具咆哮怒吼的僵尸,大家只好将他捆了起来。莫夫人见心爱的儿变成这般模样,她嚎啕大哭,认为莫玄羽是害自己儿子的罪魁祸首。

  魏无羡没有做过多辩解,他在莫子渊身上搜出了召阴旗,看来是莫子渊一时贪心,误以为召阴旗是稀世珍宝,私自偷盗才惹来邪灵上身。大家好不容易让莫子渊稳定下来,谁知莫老爷又被邪灵上身,开始到处伤人,连家丁阿童也变得狰狞可怖,甚至用左手掐死了自己,而且,他们毫无例外地都失去了左手。蓝家弟子虽然都是修道之人,但是道行尚浅,唯恐镇不住邪灵,便想去找含光君帮忙。魏无羡知道含光君便是蓝湛蓝忘机,他多年未见好友知己,在惊喜之余,更有一些惶恐,甚至不想见到蓝忘机。

  莫家现在乱作一团,魏无羡察觉到邪灵就附在某人的左手上,话音刚落,莫夫人的左手就长出了黑黑的长指甲,变得如同鹰爪般锋利,直直地向众人袭来。蓝思追等人根本镇不住邪灵,魏无羡知道邪灵此刻在莫夫人身上,便故意让变成僵尸的莫家父子与莫夫人对打,用凶尸来制住邪灵。

  正当莫家父子与莫夫人厮打得不可开交之时,蓝忘机看见同门发出的求救信号,他抱着琴飞身赶来,及时制伏了邪灵,这才发现所谓的邪灵其实是一个有怨念的剑灵,而宝剑上则有阴虎符的痕迹。所有人都很惊讶,阴虎符出自魏无羡之手,大家都以为阴虎符早已毁灭,没想到竟然还在世上,难道意味着夷陵老祖没有死吗?没有人注意到,魏无羡在此时悄悄地藏了起来,他在暗处看着蓝忘机,脸上露出了笑容。

陈情令第2集剧情介绍

  

  魏无羡牵了头驴子上了路,却没想到这头驴子十分难伺候,让他哭笑不得。走了半晌,魏无羡才看到一口井,便坐下来乘凉休息。这时,从远处走来一行人,魏无羡礼貌地让了个地方,这些穿着布衫草鞋的人便上前喝井水,他们嘴里还嘟囔着,都快到大梵山脚下了,这指针为何还是不动呢?魏无羡心中好奇,便打听大梵山出了什么事,这才知道山里最近有食魂兽或者食魂煞出没伤人,让不少村民得了失魂症。

  魏无羡看着几个人讨论得喋喋不休,便赶着驴子往前走,谁知遇见了一个奇怪的跳舞女子阿胭。据阿胭娘所说,阿胭的丈夫在山里砍柴得了失魂症,阿胭执意上山寻找,结果变得疯疯癫癫,总是对着大梵山跳舞。魏无羡正在沉思,忽然听到有人大喊救命,他赶紧过去,发现是刚才那伙人被金色的缚仙网给结结实实地困住了。魏无羡未等现身,便看见一个手拿金光流璨长剑的少年出现,瞧那阔气精致的打扮,必定是兰陵金氏的人。

  魏无羡一时愣神,没想到驴子直直地冲下去,将魏无羡也带了出去。这金衣少年见到魏无羡便大吃一惊,从他的话里话外可以听出,莫玄羽曾经到金氏投亲,但是被赶走了。魏无羡对这个盛气凌人的少年并无好感,使用雕虫小技便让他动弹不得,少年仍不服软,叫嚣着让舅舅来收拾魏无羡。这时,一个熟悉的声音在魏无羡身后炸起,来者正是少年的舅舅江澄!魏无羡惊得脸色骤变,江澄自然没有认出魏无羡,他将侄儿金凌的法术解开,正要一起对付魏无羡,没想到蓝忘机带着蓝思追等人竟然也来了。

  蓝忘机看不惯江澄和金凌在这里遍地布下缚仙网,他不仅破坏了所有缚仙网,还给金凌施了暂时的禁语术。江澄虽然气得牙痒痒,但还是不能不给蓝忘机面子,只能带着金凌气呼呼地离开了。直到众人都散去,魏无羡才悄悄走出来,几个路过的闲散人等说着闲话,称金凌从小父母双亡,母亲江厌离虽然是魏无羡的师姐,最后却死在魏无羡手里,也难怪江澄对魏无羡痛恨入骨。魏无羡呆呆地听着,这才反应过来,金凌是师姐的儿子,他忍不住抽了自己一巴掌,这天下之大,自己唯独不能抢金凌的东西。

  金凌带着人进入大梵山的天女祠,蓝思追等人早就来到这里,因为这里有一尊浑然天成的神女石像,虽然未经雕琢,但栩栩如生,看起来甚是诡异。金凌对此不屑一顾,他甚至在此许愿,要这大梵山里吃人魂魄的东西现在立刻出现在自己面前!话音刚落,一个修士竟然直直地倒了下去,气息全无。众人大吃一惊,那天女石像竟然自己动了起来,这时,魏无羡及时赶来,将符咒贴在石头上,命令大家赶快离开,这是一尊食魂天女!

  原来,吸食魂魄的不是食魂兽或者食魂煞,而是这尊食魂天女,那几个失魂的村民,都是八成在天女像之前许过愿,而愿望成真的代价,就是魂魄。天女很快走了出来,她简直就是一个顶天立地的巨人,好几个修士一起攻击,也不能伤她分毫。魏无羡吹奏笛子,想召唤出帮手来制服天女,果然,随着一阵阴风刮过,铁锁的声音越来越明显,鬼将军温宁出现在众人面前!

  所有人刚才见到天女石像只是吃惊,却没有惧怕,如今见到温宁,却纷纷变了脸色。原来,温宁正是在夷陵老祖座下第一号人物,当年随着夷陵老祖死去,温宁也早被挫骨扬灰,根本不应该存在世上,没想到如今竟然被召唤归来!温宁脸色煞白,他三下五除二就解决了石像,众人怕温宁作祟,聚集上前围堵,魏无羡赶紧吹奏笛子,让温宁及时反抗却不至于伤人性命。这时,蓝忘机和江澄赶来,魏无羡赶紧改变笛子指令,让温宁退走,蓝忘机吃惊地握着魏无羡的手,他对眼前这一幕很是熟悉,只是在蓝忘机心里,夷陵老祖早就死了!

  江澄明显也吃了一惊,他想试探魏无羡的身份,便用招数紫电来攻击魏无羡,如果魏无羡是主动夺了他人身体生还,这一鞭子下去,他势必要魂肉分离。然而让江澄意外的是,魏无羡毫发无损,说明他并不是夺舍之身,可是普天之下除了夷陵老祖,还有谁能召唤出温宁?江澄想到这里,心中便紧了几分,厉声质问魏无羡的身份。魏无羡仰望天空,他忍不住回忆起十六年前,如果可以,自己真想回到过去。

陈情令第3集剧情介绍

  

  遥远的十六年前,江家姐弟俩带着魏无羡前往姑苏蓝氏的云深不知处求学,那时的魏无羡尚且是个天真无邪的少年,他年幼时便父母双亡,被父母故人、江氏家主江枫眠带回云梦江氏莲花坞,收为大弟子,与其女江厌离、其子江澄一同生活修习,三人关系极好,江厌离十分呵护魏无羡,而江澄也是与魏无羡自小玩闹长大的伙伴。

  江氏姐弟与魏无羡在前往云深不知处的路上途径彩衣镇,他们本来想住在客栈休息,谁知整间客栈都被兰陵金氏包下了,多亏魏无羡巧舌如簧,这才讨要了几间客房。不过令魏无羡和江澄不满的是,金家公子金子轩带着许多随从来到客栈,金家是有名的富贵之家,那金子轩更是衣着华丽,不苟言笑,排场之大令人咋舌。金子轩豪气地包下客栈,盛气凌人地让魏无羡等人退掉客房,江厌离生性温柔,不愿多惹事端与金家人起争执,收拾了行李便要离开,结果匆忙之中将姑苏蓝氏的拜帖遗落在客栈中。

  没有了拜帖,魏无羡等人根本无法进入蓝氏的山门,几人正在为难之际,蓝家二公子蓝忘机回来了,只见他一身白衣,飘飘若仙,虽是剑眉星目,却冷若冰霜,脸上没有一丝情绪。江厌离等人自我介绍一番,希望蓝忘机通融一下,可蓝忘机不讲情面地拒绝了,还让叽叽喳喳的魏无羡禁了言。魏无羡觉得好生无趣,没想到这云深不知处的规矩如此之多,如此不近人情。魏无羡索性趁着夜色下山买了两坛天子笑,还顺路找回了拜帖,没想到当他回去时,江厌离和江澄都不见了,其实,他们刚刚被蓝忘机接去了云深不知处。

  月朗星稀,夜色如醉,魏无羡大摇大摆地拎着两瓶酒来到蓝氏山门,却发现这里布满结界。魏无羡自信满满,大手一挥,便用符咒破坏结界,堂而皇之地一路走上山,麻利地翻上屋檐,结果还未等他坐稳,就看见面无表情的蓝忘机出现在面前。蓝二公子素来为人严谨,恪守规矩,哪里能容魏无羡这般胡闹,他不由分说便出剑教训,魏无羡慌忙应战,两人打了几个回合,在打斗中摔碎了一瓶天子笑,魏无羡耷拉着脸,满脸不高兴,蓝忘机则让他好好看看蓝氏的家规。

  魏无羡好奇地瞪大眼睛,只见那一大块石板上密密麻麻地写满了蓝氏家规,条条框框数不胜数。魏无羡叹了口气,没想到云深不知处的规矩如此死板,他纵身一跃跳到屋檐上放肆饮酒,如此便不算是进入蓝家,就算是蓝忘机也管不了自己。蓝忘机第一次见到这般冥顽不灵之人,只好气呼呼地将魏无羡再次禁言,还准备把他带到叔父蓝启仁和兄长蓝曦臣面前,让他们好好惩戒魏无羡一番。

  此时此刻,蓝启仁和蓝曦臣正在对蓝忘机白日带回来的一具尸体进行研究,尸体上布满了可怕的红色裂纹,凹凸不平,状如蛛网。蓝启仁发现尸体中蕴藏某种邪术,他正要进一步研究,谁知听到外面一片嘈杂,这才知道是魏无羡坏了云深不知处的规矩,因此被蓝忘机带来领罚。在长辈面前,蓝忘机解了魏无羡的禁言,魏无羡开始大吐苦水,不过当他得知是蓝忘机接了师姐和江澄,这才喜笑颜开,觉得蓝忘机也不是不讲情面,开始向他郑重道歉。

  魏无羡注意到室内的异样尸体,他仔细检查一番,发觉这尸体虽然没有生命迹象,但还是能感受灵力波动,说明不能算是一个真正的死人,倒像是一个失去灵识的傀儡。蓝氏众人并不知道,这傀儡其实与岐山温氏有关。

  另一边,在岐山温氏地盘不夜天里,温氏首领温若寒命令美貌女医师温情潜入云深不知处,执行寻找阴铁碎片的神秘任务。温情领命离开后,温若寒的手下薛洋开始用调教训练大量傀儡,这些傀儡都是被温氏现有的阴铁碎片所控制的,温若寒还让薛洋也去寻找另外三块阴铁碎片,只要能完成任务,就帮薛洋达成心愿。

陈情令第4集剧情介绍

  

  蓝氏家规森严,对于来求学的每个学子而言,都必须要遵守规则,不能沾染歪门邪道。开课第一天,魏无羡和蓝忘机等众位学子便对老师蓝启仁俯首作揖,聆听三千五百条家规。魏无羡一向是闲云野鹤惯了,哪里受得了一板一眼的停课,只觉得枯燥乏味,便开始心不在焉地东张西望,与聂家公子聂怀桑窃窃私语,闲聊打趣。听过家规之后,各位弟子拜礼正式开始,金家大户出手阔绰,金子轩带来了父亲编就的河洛经世书送给蓝家作为见面礼,十分雍容华贵,引来众人艳羡。清河聂氏聂怀桑则进献紫砂丹鼎一尊,以表诚意,与聂怀桑同行的副使名为孟瑶,此人本是金宗主的私生子,曾经前去金家认亲,但却被赶了出来,这才投在了聂氏门下。许多人都看不起孟瑶,可蓝曦臣一视同仁,对孟瑶礼让有加,让孟瑶心生感动。

  拜礼井然有序地进行着,可偏偏半路杀出个程咬金,岐山温氏的温晁、温情、温宁也赶了过来。温晁是温若寒的二儿子,此人嚣张跋扈,粗鲁无礼,目中无人地闯进了学堂,还不礼貌地打断了江澄的拜礼,魏无羡不喜温晁这副狂妄自大的模样,想出面教训,可温晁竟然让手下拔剑相向,多亏蓝曦臣及时吹奏笛子施展法术,让众人的剑纷纷落在地上,这才没有引起暴乱。温情见事态有所平息,赶紧上前自称是来求学的,乖巧安静的温宁是温情的亲弟弟,他也连忙拿出温家准备的礼物,蓝启仁这才让蓝曦臣悉数收下,并让温家几人也去休息,算是拜礼完成了。

  魏无羡与聂怀桑走得很近,两人相约去后山摸鱼,聂怀桑对勇敢胆大的魏无羡很是敬佩,魏无羡便得意地告诉聂怀桑,自己还曾经和蓝忘机打了一架,聂怀桑目瞪口呆,不由得连连惊叹魏无羡可真是嚣张。蓝曦臣和叔父蓝启仁谈起对温家的看法,他们知道温家求学动机不纯,顺藤摸瓜便猜想到,失去灵识的傀儡恐怕与温氏脱不了干系。孟瑶准备返回聂家,特意前来拜别蓝曦臣,感谢他没有瞧不起自己。另一边,温情则悄悄来到后山打探地形,想看看是否有阴铁碎片的线索,没想法却被蓝氏后山的结界挡住了去路。此时,魏无羡正在后山与聂怀桑摸鱼,他一扭头无意中看见温情,便笑嘻嘻地凑过去询问温情在做什么。温情一脸严肃,魏无羡也收起笑脸,告知云深不知处的后山不能擅闯。

  江澄觉得魏无羡这些天来一直不得安宁,忍不住向姐姐抱怨,江厌离却仍是笑眯眯的模样,她打心眼里觉得魏无羡可爱,把他当做亲弟弟来呵护。这时,魏无羡兴冲冲地举着烤鱼回来,大方地分一条给江澄一起吃,江厌离看着两个整日斗嘴却互相关爱的弟弟,觉得分外温暖。第二天,大家正式开始学习,魏无羡听着蓝启仁的教导,却根本没有静下心来,他仍然不老实,在课堂上比比划划,还给蓝启仁的背后贴了一张画着乌龟的图纸,蓝忘机瞧见魏无羡的小动作,便气愤地阻止了他,魏无羡一计不成又生一计,将骚扰目标改成了蓝忘机,让一向老实本分的蓝忘机不堪其扰。

  蓝启仁见魏无羡顽劣不羁,便让他站起来回答问题,魏无羡不仅对答如流,还胆大包天地提出可以利用怨灵来克制邪灵。蓝启仁气得暴跳如雷,蓝家向来是要教化他人,怎么能采用这种暴戾的手法?蓝启仁青筋暴露,抓起砚台砸向魏无羡,可魏无羡还是滔滔不绝地讲个没完,蓝启仁嘶吼着将魏无羡赶出课堂,罚他去抄写一千遍家规。魏无羡耷拉着脑袋走出课堂,他索性来到山中,遇到了正在射箭的温宁,两人一见如故,温宁很喜欢古灵精怪的魏无羡,觉得他是个好人,这时,温情突然出现在后山,带着温宁离开了。

陈情令第5集剧情介绍

  

  魏无羡的回答彻底惹恼了蓝启仁,因此被罚抄写家规,还让蓝忘机在一旁看守。魏无羡无可奈何,只好百无聊赖地抄写,时间过了半晌,他疲惫得放下笔,嘴角浮现出邪魅的笑容,走过去看看蓝忘机在做什么。蓝忘机丝毫没有搭理魏无羡,自顾自地抄写整理材料。魏无羡陪上笑容开始道歉,自己真的不知道蓝氏的家规,否则绝对不会在云深不知处喝酒。蓝忘机受不了油嘴滑舌的魏无羡,认为他没有改过之心,便让他禁言了。

  温宁觉得姐姐自从来到姑苏,就一直闷闷不乐,似乎在找什么东西。温情眉头紧锁,她当然记得温若寒给自己下达的命令,那就是找出阴铁。懂事的温宁见到姐姐不愿说话,也不再追问。温情抚摸着弟弟的头,她感到有些沮丧,自己家族世代行医,却无法治好弟弟的病,早晚有一天要带着弟弟离开不夜天。

  魏无羡好不容易抄完了家规,他难得乖巧地站在蓝忘机面前,还拿出了一幅蓝忘机的画像,画像的鬓角还添了一大簇花。蓝忘机还是面无表情,斥责魏无羡无聊至极,然后,他放下画像打开了手边的书,却不知道这书早就被魏无羡掉包换成了春宫图。蓝忘机如同被烫到了一般,迅速丢开手中的书,气愤的站起身来,指责魏无羡不知羞耻,要同他去外面打一场出气。魏无羡开始发挥自己的泼皮本领,称云深不知处禁止斗殴,蓝忘机气得涨红了脸,将春宫图裂成了碎片。

  魏无羡得意洋洋地将此事讲给江澄和聂怀桑来听,江澄只觉得魏无羡给江家丢人,不愿意听他絮叨。这时,几人发现岐山温氏豢养的枭鸟,不由得感到困惑,不知温氏为何让负责监视的枭鸟飞来这里。另一边,蓝忘机和蓝曦臣也发现后山结界最近动荡,两人正在商议对策,忽然接到消息,得知彩衣镇近日水祟频频作乱,屡有乡民被害,乡民恳请蓝氏出面清理此害。蓝曦臣觉得此事颇为蹊跷,彩衣镇的乡民熟悉水性,怎么会养出水祟呢?蓝曦臣决定明天带着蓝忘机亲自去处理此事。

  江厌离在溪边散步时身体不适,被温情送了回来。温情看着江厌离对待魏无羡和江澄颇为关爱,不由得想起了温宁。魏无羡和江澄自告奋勇帮忙去除水祟,温情和温宁也要一同前往,蓝曦臣欣然应允,几人便浩浩荡荡地出发了。蓝忘机有些愕然,蓝曦臣说道,自己以为弟弟想让魏无羡前往,这才答应的。大家来到彩衣镇,听说碧灵湖前些年风平浪静,最近却频频有人落水,那些人踪影全无,凶多吉少。

  事不宜迟,众人前往碧灵湖,只见湖面水雾缭绕,四周一片模糊,根本什么都看不清楚。大家小心翼翼的站在小船上,魏无羡的眼睛滴溜溜转,四处打量,突然,他用剑掀起水波抡向蓝忘机,蓝忘机急忙躲闪开来,他所乘坐的船也翻了个个儿,只见那船底紧贴着一只张牙舞爪的水祟,原来,魏无羡发觉船只吃水情况不对,这才猜想水祟藏在船底。魏无羡笑着向蓝忘机道歉,自己不是故意用水泼他,只是如果弄出声响,生怕那些水祟就逃走了。蓝无机仍然面无表情,让魏无羡离自己远一点。这时,密密麻麻的水祟扒上船边,魏无羡赶紧出剑斩断水祟,蓝忘机好奇地询问此剑的名字,当得知宝剑名为随便,蓝忘机无奈地撇了撇眼睛,这把剑很有灵气,起了个如此草率的名字真是可惜。

  水祟再次席卷而来,江澄不慎腿部受伤,温情为他包扎伤口,温宁则发现湖中心的水变成黑色,蓝忘机暗道不妙,这水祟看来是故意将他们引到湖中心。几人想驾船离开,可是发现船只动弹不得,原来是水祟集合形成了水行渊。无奈之下,大家只好御剑飞行,温宁不慎落队,魏无羡急忙降到船上营救,却发现温宁眼中没有瞳孔。魏无羡大吃一惊,差点失手,多亏蓝忘机及时将这俩人拽住,蓝曦臣吹奏笛子对付水行渊,水行渊迅速逃窜,消失得无影无踪。温宁一直昏迷不醒,魏无羡前来探望,温情却不太领情。魏无羡觉得温宁是修仙之人,不至于脆弱到碰到水就昏迷不醒,他以前一定有一些不同寻常的经历,才会轻易被邪灵影响。魏无羡交给温情一个护身符,让她交给温宁。

  等到温宁恢复正常,大家乘船折返,魏无羡沿路买了枇杷扔给蓝忘机,可蓝忘机看也不看就丢了回去,魏无羡自讨没趣,便将枇杷扔给江澄。蓝忘机神色严肃,他还在想着水行渊的事情。

陈情令第6集剧情介绍

  

  魏无羡在返程路上偷偷买了几坛天子笑,回去与江澄、聂怀桑开怀畅饮,还感慨这酒气味幽淡,入口醇厚。江澄觉得魏无羡将酒说得跟人一样,魏无羡却反过来嘲笑江澄的择偶标准,三个人打打闹闹,却不料蓝忘机走了进来,魏无羡嬉皮笑脸的邀请蓝忘机喝一杯,蓝忘机自然不答应,魏无羡玩心大起,偷偷在蓝忘机背后贴了一道符,蓝忘机一下子变得呆若木鸡,乖乖听从魏无羡的命令去喝酒。

  这是蓝忘机生平第一次沾酒,喝了一杯就飘飘欲仙,不能自已,魏无羡只好将他扶到自己床上。魏无羡笑嘻嘻得让蓝忘机唤自己为魏哥哥,蓝忘机乖乖照办。让魏无羡惊讶的是,蓝忘机都醉成这副模样了,却还惦记着歪掉的抹额。原来,在蓝忘机看来,抹额十分重要,除了父母妻儿都不能碰触碰。魏无羡忍俊不禁,他觉得无聊至极的蓝忘机只能打一辈子光棍。两人自然而然地聊起身世,魏无羡四岁的时候父母双亡,所以,他对父母的印象十分模糊,只能隐约记得曾经的一些场景。而蓝忘机的身世也很坎坷,他从小就没有了母亲。

  蓝曦臣向蓝启仁汇报除水祟的事情,表示此事可能和温氏摄灵之事有所关联。蓝启仁得知魏无羡也出力帮了大忙,感到有些惊讶,他知道魏无羡是魏长泽和藏色散人之子,不由得感叹道,怪不得魏无羡鬼心眼儿这么多,简直跟他娘一模一样。这时,有弟子前来汇报,魏无羡带着几人偷偷喝酒,结果被抓住了,而蓝忘机也在其中。蓝启仁勃然大怒,惩罚魏无羡和蓝忘机三百戒尺。魏无羡想替蓝忘机求情,毕竟是自己“引诱”蓝忘机喝酒的,但是蓝忘机自愿领重罚。就这样,魏无羡结结实实的挨了三百棍,蓝曦臣提出给魏无羡找一个疗伤的地方,他还告诉魏无羡,藏色散人当年与蓝启仁是学友,蓝启仁严谨古板,藏色散人则古灵精怪,所以蓝启仁如今才会对魏无羡更加严格要求。

  温情给温若寒传递情报:碧灵湖,水行渊,白瞳现。温若寒也给温情回复消息,阴铁在水中。魏无羡来到后山找蓝忘机,谁知蓝忘机正在沐浴,见到魏无羡前来,他急急忙忙穿好衣服。魏无羡笑嘻嘻地下到泉水中接近蓝忘机,想跟他成为好朋友,还邀请蓝忘机去莲花坞。蓝忘机不为所动,这时,泉水下一股暗流涌来,两人竟然都被卷入旋涡,来到一条神秘的暗道。

  只见暗道尽头有一架琴,上面刻着蓝氏禁文,这琴仿佛能够感应到蓝忘机是蓝氏族人,并不伤害他,可是只要魏无羡走近,便会受到攻击。魏无羡觉得是蓝忘机的抹额起了作用,于是,两人用抹额缠住彼此的手腕,果然可以走到琴侧,蓝忘机坐下抚琴,忽然听到洞内似有嘈杂之声,似乎是几大家族在寻找什么。两人正在困惑,一个英气十足的美貌女子蓝翼走了出来。

  蓝忘机拜见蓝翼,魏无羡也听说过这位前辈,是弦杀术的创造者,也是蓝家唯一的女家主,据外界传说早已逝世,却没想到还活在人世上。蓝忘机和魏无羡询问有关阴铁的事情,蓝翼拿出一块阴铁碎片,陷入了回忆之中。几百年前,曾经的夷陵乱葬岗是一片仙山,而薛重亥也是当年法力最强的国师,可他却用阴铁吸纳怨气,以活人为牲,他还控制一只上古妖兽屠戮玄武,大肆屠戮仙门众派,一时间生灵涂炭,终于难以收拾,所以,五大世家就联合起来杀了薛重亥,而夷陵仙山也从此变成了乱葬荒地。

  更为可怕的是,阴铁本就有灵性,因为摄入太多活人灵识而怨气难消,五大世家为了镇压阴铁,便将其裂成碎片,置于四方灵脉充沛之处,为防止重蹈覆辙,五大世家还协定,再也不对后世提起阴铁之事。蓝翼还说道,自己当年力求创新之道,与挚友抱山散人聊天时得知阴铁一事,便回去寻找资料,终于发现有一块阴铁碎片就封印在蓝氏的寒潭洞里,蓝翼一心想将阴铁净化,便不顾抱山散人的劝阻解开了封印,谁知反被阴铁反噬,蓝翼只好用自己的灵识将阴铁封印起来,不过,她这一生也无法离开寒潭洞了。

网络微评
? ?
友情链接:棉花糖小说网  如意小郎君  最强狂兵  极品全能学生  电脑爱好者之家  修真聊天群  99养生网  莽荒纪  星座网  天涯八卦  龙组兵王  电视指南  漂亮女人  减肥方法  明朝败家子  全本书屋  天涯八卦  重活一次  神豪之娱乐天下  中世纪崛起  天天美食  极品家丁  锦衣夜行  大学生必备网  最强特种兵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