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法之名剧情介绍

1-6集

因法之名第1集剧情介绍

  

  这是一个大雨滂沱的深夜,刑警队队长葛大杰和仇慕追捕杀妻嫌疑犯许志逸,许志逸拘捕,纵身跳进波涛汹涌的江水中,仇慕奋不顾身跳下去抓人,不幸溺水,葛大杰急忙把他送到医院,却因抢救无效死亡,葛大杰伤心欲绝,当即决定把仇慕的儿子仇曙光抚养长大,

  故事追溯到1996年10月9日,这是一个普通的日子,可对于葛大杰,邹雄,陈谦和,许志逸和仇慕这五个人的小家庭,却是不同寻常的一天,他们有不同的职业,可五个人的孩子是同学。葛大杰一早开车送女儿葛晴上学,照例顺路接上老战友邹雄的女儿邹桐,邹雄是一名检察官,平时工作很忙,没有时间接送女儿,邹桐的同学都误以为葛大杰是她的父亲,葛大杰在校门口碰上来送儿子许子蒙的许志逸,许志逸是歌舞团的编导,他博学多才,气质儒雅,深得歌舞团女演员们的青睐,妻子柳莎莎曾经是是歌舞团的台柱子,被人称为本市的市花,可自从结婚生子以后,就辞职回家了。

  刑警队痕检员陈谦和工作认真负责,在家里任劳任怨,妻子是市歌舞团的演员,对许志逸仰慕已久,平时总拿陈谦和和许志逸相比较,对陈谦和百般挑剔,甚至当着儿子陈硕的面就对他大呼小叫,陈谦和因此对许志逸心有怨怼。 

  中午时分,柳莎莎的母亲从学校把许子蒙接回家,发现大门开着,柳母误以为柳莎莎忘了关,也没有当回事,可她一进屋就发现家里一片狼藉,柳莎莎在卧室的床上被害身亡,柳母吓得当场晕倒,许子蒙一下子吓傻了,他装着胆子给爸爸打传呼,许志逸回家以后立刻报警。

  葛大杰和仇慕第一时间来到案发现场,陈谦和带助手小丁也紧随其后,他们俩对案发现场进行仔细排查。葛大杰和仇慕首先对许志逸进行讯问,得知他和柳莎莎已经结婚十三年,许志逸清楚地记的今天早晨的事,他做好早饭,就去叫柳莎莎起床,可她还因为昨晚的争吵怄气,许志逸对她好言相劝,可她缺不领情,许志逸就在7点10分出门,先送许子蒙去学校,7点30分左右到市歌舞团上班,一直到中午11点50分才离开,他在为明年香港回归献礼搞创作,许志逸在11点57分接到儿子许子蒙的传呼,他赶忙回家,随后就报了警。仇慕对他例行询问,了解到他和柳莎莎昨晚没有发生性关系,葛大杰让许志逸在询问笔录上签名,最后,许志逸还搬出圣经里的话,对入室杀他妻子的凶手口诛笔伐了一番。

  许志逸刚想离开,葛大杰追问他明明看到柳莎莎已经死了,可还是打120 急救电话,他百般辩解,许志逸的父母随后赶到,葛大杰和仇慕就离开了许家。柳莎莎的死很快就传得沸沸扬扬,关于她的流言蜚语更是满天飞,大多数知情者都怀疑是许志逸干的。邹雄下班回到家,邹桐就迫不及待向他汇报许子蒙妈妈被害的事,她想长大以后当警察,邹雄连夜打电话提醒葛大杰要仔细调查取证,不要被社会舆论左右。 

  当天晚上,葛大杰召开案情分析会,陈谦和向他汇报了案发现场的情况,柳莎莎被人用被子捂死以后强奸,事后又在脖子上捅了一刀,葛大杰汇总了大家的证据,确定了侦查方向,首先排除入室抢劫杀人的嫌疑,然后派刑警分头从许志逸夫妇的社会关系开始查起。

  陈谦和很晚才下班回家,急忙端起桌上的冷菜冷饭吃起来,陈硕赶忙戴上耳机,不想听到父母吵架,陈妻向陈谦和打听案情的进展情况,还极力替许志逸辩解,陈谦和对她不冷不热。第二天一早,陈谦和向葛大杰提供了现场的检测报告,他把柳莎莎体内的精液送沈阳检测,需要一个月时间才能出结果,陈谦和检查门锁没有被破坏,房间内没有外人的指纹,也没有外人进入的痕迹,显然是家人作案,葛大杰让他把所有证据再重新检测一遍。

  刑警们分头对邻居和柳莎莎的同事进行询问,大家纷纷指责许志逸作风不检点,三年前和两个女演员有不正当关系,最后女演员被开除,许志逸向柳莎莎认错,之后他们家又恢复了平静,因为许志逸夫妇社会关系广泛,刑警们只能没日没夜加班走访。

  柳莎莎被害一案在社会上引起很大反响,局长迫于舆论压力,让葛大杰10天内必须破案,他只好硬着头皮答应下来。

因法之名第2集剧情介绍

  

  邹雄派两个年轻的检察官来刑警队了解案情,仇慕把满满一桌子的卷宗搬出来让他们一一核对,里面有走访了四百多人的询问笔录。一大早,柳母就当街拦住葛大杰和仇慕的警车,逼他们尽快抓住凶手,为柳莎莎伸冤,葛大杰让刑警骑自行车从许子蒙学校到市歌舞团模拟了一边,他和仇慕开车在后面跟着,这一段距离正好用了十分钟时间,葛大杰和仇慕向市歌舞团门卫马大爷了解到许志逸是7点45分到单位,比平时晚了十五分钟,可是从作案到换下血衣抹去痕迹至少需要40分钟时间,许志逸显然没有作案时间。

  葛大杰刚想和仇慕离开,仇慕突然返回去再次向马大爷打听,得知许志逸到歌舞团后就再也没有出去过,马大爷反复说明许志逸人很好,就是有点花心,前两天还送他两贴膏药,仇慕进门的时候分明看到马大爷在打盹,还怀疑许志逸是想用膏药收买马大爷。就在这时,刑警队员向葛大杰汇报,他调查出柳莎莎聚会时认识了一个做建材的老板,两个人关系暧昧,而且就在案发前柳莎莎还和他有联系,许志逸曾经去威胁过建材老板。葛大杰向柳母了解到许志逸人很好,就是有点花心,自从三年前出轨事发以后,许志逸就再也没有过外遇,葛大杰向她询问柳莎莎的私情,柳母解释柳莎莎就因为报复许志逸才和建材老板好上的,柳母看葛大杰总是询问许志逸的事突然恍然大悟,承认许志逸曾经求她不要把他们两夫妻关系不好的事说出去,还借口对许子蒙影响不好,柳母记得许志逸曾经打过柳莎莎,还威胁要杀了她,而且许志逸回家以后先打的110报警电话。

  刑警队员很快了解到建材老板已经和柳莎莎断了关系,可柳莎莎总是骚扰他,葛大杰向许志逸的父母了解情况,许母觉得许志逸和柳莎莎感情很好,许志逸不可能动手打人。许子蒙因为伤心不去上书法课外班,许志逸只能对他好言相劝,许志逸父母随后赶来,许母让老伴陪许子蒙进去上课,她就把警察去家里调查取证的事告诉许志逸,许志逸信誓旦旦保证没有杀人,让母亲放心。柳母急匆匆赶来,坚持要带许子蒙回家,许母和她据理力争,许子蒙想和奶奶走,许志逸反而劝他先跟着姥姥回去,还向柳母说明原因,柳母根本不领情,强行把许子蒙带走了。

  葛大杰和仇慕再次来到歌舞团,向门卫马大爷反复确认许志逸在案发当天上午确实没有出去过,可他们俩还是不放心,仇慕向附近水果摊老板娘打听到当天上午九点多许志逸买了两斤橘子就走了,葛大杰立刻向陈谦和了解柳莎莎的死亡时间,他觉得有可能是九点以后作案,这就充分证明许志逸有作案时间,仇慕断定许志逸作案后,伪造入室杀人的假象,可葛大杰还是觉得哪里不对劲。

  陈谦和的助手小丁也觉得不对劲,因为柳莎莎的卧室太干净了,没有许志逸的指纹,可陈谦和还是觉得许志逸的嫌疑最大,他有可能清理了卧室的指纹,故意给警方不在现场的证据,葛大杰向陈谦和询问许志逸买的那两斤橘子的下落,陈谦和答应明天再去案发现场排查。

  许志逸犹犹豫豫来到公安局,向刑警了解案情的进展情况。就在这时,局长打电话催葛大杰尽快破案,因为市领导迫于舆论压力,向局长施压,葛大杰答应十天之内破案,现在已经过去七天,还剩下三天时间,仇慕想正面接触许志逸,可葛大杰总觉得不对劲,没想到许志逸自己找上门来,他借口顺路来询问进展情况,葛大杰反问他有没有线索,许志逸反复重申他没有作案动机,更没有作案的时间,案发当天他一上午都在办公室,只是先后接了两个传呼,仇慕揭穿他有作案时间,许志逸对他们俩的证据提出质疑,当面承认自己的婚姻已经到名存实亡的地步,可还没有到要置柳莎莎于死地的地步。

  葛大杰拿出水果店老板娘的照片,许志逸立刻傻眼了,他只好承认喜欢本单位女演员袁立芳,买水果去袁立芳家里,袁立芳曾经逼他离婚,许志逸没有答应,袁立芳就找了新的男朋友,许志逸本来想劝袁立芳,可没想到她男朋友郑天突然来了,许志逸就离开了,葛大杰要来袁立芳的联系方式,派刑警立刻去找袁立芳取证,还派刑警跟踪许志逸,发现他到公用电话亭给袁立芳打电话,让袁立芳帮他作证,没等许志逸说完,袁立芳就把电话挂断了。

  陈谦和带小丁再次回到柳莎莎家里,发现屋外门框上有两个陌生的指纹。与此同时,许志逸来到袁立芳家,郑天不容分说强行把他推到门外,许志逸拜托郑天为他作证,郑天断然拒绝,许志逸只好负气离开。随后,郑天敲开邻居陈姐的家门,口口声声称他和袁立芳要结婚了,警告陈姐不许乱嚼舌根,陈姐吓得惊慌失措。郑天回屋警告袁立芳不要再和许志逸纠缠,想尽快和她结婚,刑警队员向葛大杰汇报了许志逸打电话让袁立芳作证的情况。

因法之名第3集剧情介绍

  

  葛大杰和仇慕向袁立芳了解情况,她承认何喜之有是普通同事关系,而且案发当天根本没有见过他,郑天承认一直和袁立芳在一起,也否认见过许志逸,就连邻居陈姐也否认见过许志逸。当天夜里,天上电闪雷鸣,下起了瓢泼大雨,可邹雄,葛大杰和仇慕都要继续加班,葛晴被雷声吓得大呼小叫,葛妻在一旁守着她,柳母担心许子蒙害怕,就一直照顾许子蒙睡觉。

  转眼九天时间过去了,葛大杰和仇慕还在夜以继日整理证据,分析案情,始终没有发现另外的线索,所有的矛头都指向了许志逸,邹雄带检察院的工作人员也来参加案情分析会,仇慕向专案组详细讲述了案件的经过,案发前一天,柳莎莎给建材老板打电话,许志逸回家把他们的谈话打断了,许志逸和柳莎莎因此发生了口角。

  许母担心许志逸被诬陷,就劝他为自己洗脱嫌疑,许志逸连夜来求袁立芳为他作证,没想到郑天突然追上来,威胁恐吓许志逸,然后就带袁立芳离开了。仇慕认定许志逸案发当天上午回家,先和柳莎莎发生性关系,又和她发生口角,一气之下把她杀死,然后伪造了入室杀人的假象,仇慕提请专案组想正面接触许志逸,可邹雄却觉得证据不足,不同意拘留许志逸,仇慕和葛大杰都认定许志逸有作案嫌疑。

  与此同时,许志逸急匆匆回到市歌舞团,把自己写的推理小说全都烧掉,马大爷立刻打电话向保卫科汇报,保卫干事赶到办公室,看到许志逸锁着房门在焚烧手稿,他们把许志逸抓起来,然后向专案组汇报情况,还把残余的手稿也交上来,仇慕发现小说里的作案情节和柳莎莎被害的现场一模一样,更加确定许志逸是杀人凶手。就在这时,歌舞团保卫科干事来向专案组汇报,许志逸畏罪潜逃,葛大杰和仇慕立刻带刑警队队员前去追赶。

  仇慕等人很快追上许志逸,许志逸情急之下跳河逃走,仇慕奋不顾身下河抓人,不幸溺水。与此同时,邻居向柳母汇报了许志逸杀人逃逸的消息,许子蒙立刻惊呆了。仇慕被送到医院,终因抢救无效死亡,葛大杰立刻打电话通知邹雄,又带仇曙光来到医院,仇曙光趴在仇慕的身上伤心地嚎啕大哭,葛大杰和邹雄一起发誓要把仇曙光养大成人,葛大杰永远也忘不了当年仇慕替他挡了一刀,不但丢了一个肾,妻子也离他而去,从此仇慕就和仇曙光相依为命,葛大杰越说越伤心,忍不住失声痛哭。

  第二天一早,葛大杰把仇曙光带回家,让他以后就住在这里,当这个家的长子,葛妻让葛晴带他去房间玩,就向葛大杰了解人寿保险赔偿金的事,葛大杰让她全权处理,就回刑警队审讯许志逸了。陈谦和得知仇慕身亡的消息,心里很难过。许志逸矢口否认杀死柳莎莎,还百般狡辩。

  邹雄派检察官仔细排查了所有的卷宗,他们没有找到许志逸作案的直接证据,邹雄担心仇慕的牺牲会对这个案子带来压力,就派那两个检察官放下手头的工作,全力跟进这个案子。葛大杰对许志逸苦苦相逼,让他如实交代之间的罪行,争取夸大处理,可许志逸却顾左右而言他,还摆出一大堆的哲学理论来为自己开脱,葛大杰当面揭穿许志逸找袁立芳作伪证,许志逸一口咬定和袁立芳有私情,而且他都没有来得及穿好外罩,从窗户里跳出去的,葛大杰就拿出袁立芳,郑天的证言,他们俩都否认见过许志逸,而且坚称案发当时他们俩在一起。

  邹雄提醒葛大杰不要冲动,更不要疲劳审讯,可葛大杰根本冷静不下来,他发誓一定要在下班以前审出结果,给仇慕一个交代。仇慕的葬礼如期举行,局长和刑警队的同事都来为他送行,葛晴和邹桐也陪仇曙光为父亲默哀。

  就在这时,葛大杰急匆匆来到仇慕的墓前,向大家宣布许志逸已经招供,可他话都没说完,就因为连日来的劳累晕倒在地。邹雄和两个助理检察官仔细核对了许志逸的口供,发现其中有很多漏洞和矛盾的地方,而且至今没有找到许志逸的血衣和凶器,邹雄觉得事有蹊跷,葛大杰不想让检察院提前介入,担心许志逸会负隅顽抗,邹雄也只好照办。

  陈谦和下班回家,陈妻就迫不及待向他打听许志逸的情况,她依旧不相信许志逸会杀人,让陈谦和拿出证据,可他却置之不理,只是替死去的仇慕不值。陈谦和带着小丁再次来到柳莎莎家,发现被子上有凶器留下的血迹,柳母也承认案发当天见过那把水果刀,可许志逸回来以后就不见了,葛大杰就苦苦逼问许志逸,他承认把水果刀收起来了,借口担心水果刀上有他的指纹,害怕引起警方的怀疑,就把水果刀扔掉了,葛大杰立刻带他去找。

因法之名第4集剧情介绍

  

  葛大杰押着许志逸来到桥洞下面,桥上围满了群众,许子蒙也在人群中,刑警队员很快从河里打捞出那把水果刀,葛大杰刚想把把许志逸带走,许志逸父母随后赶来,他们哭着求许志逸不要承认自己没做过的事,可他早已经心力交瘁,许子蒙吓得当场晕倒,柳母抱起孩子伤心地嚎啕大哭,围观群众唏嘘不已。

  许志逸父母眼睁睁看着儿子被抓走,老两口伤心地抱头痛哭。葛大杰回到刑警队,局长已经安排记者在等他接受采访,可葛大杰只想去看看仇慕。局长向媒体记者们公开宣布一零九杀人案彻底告破,凶手就是许志逸。葛大杰和邹雄带仇曙光来到仇慕的墓前,把案情的最终结果告诉他,以告慰他的亡灵,葛大杰承诺会把从仇曙光抚养长大,他清楚地记得当年他们三人相约一起喝庆功酒,可现在却是阴阳两隔,葛大杰和邹雄的心里都很难受,两个人每人一杯一饮而尽,仇曙光在父亲墓前发誓长大以后也要当警察。

  小丁把沈阳寄回来的柳莎莎体内精液检测结果交给陈谦和,结果不是许志逸的,也就排除了许志逸作案的嫌疑,小丁立刻向葛大杰汇报,陈谦和再次来到柳莎莎的家里继续取证,葛大杰随后也赶来,陈谦和在后院发现一个用过的避孕套,发现柳莎莎家楼上是开足疗店的,葛大杰立刻来足疗店调查,老板娘支支吾吾承认搞过色情交易。

  陈谦和和小丁连夜对柳莎莎进行尸检,发现是事后有人把精液放进柳莎莎体内的,葛大杰认定是许志逸捡来小院里避孕套里残留的精液,还故意伪造了入室杀人的假象,葛大杰立刻把此案交到检察院提起公诉,可邹雄和助理检察官都觉得证据不充分,因为许志逸作案后身上肯定会沾上血迹,可他在案发前后穿的是同一身衣服,这是一个最大的疑点,邹雄当即决定把此案退回警方补充审查。

  葛大杰连夜来找邹雄理论,可他就是觉得心里不托底,坚决不同意对许志逸提起公诉,可葛大杰却一口咬定是许志逸所为,而且证据确凿,两个人意见不一,发生了激烈的争执,邹桐躲在门外偷听他们俩的谈话,葛大杰起初也不相信许志逸作案,直到看见他焚烧小说手稿,就认定许志逸是杀人凶手,可邹雄还是不同意起诉许志逸,让葛大杰把证据重新完善一下,葛大杰很恼火,只好离开了,邹雄的妻子玉萍急忙追出来,她给葛妻买了一件衣服,让葛大杰带回去。

  邹桐好奇地向邹雄打听案情的进展情况,邹雄拒不回答,玉萍赶忙把邹桐劝回房间睡觉。转眼两个月过去了,柳莎莎的案子始终没有定案,柳母手捧血写的大横幅堵在市政府门口喊冤,引来很多群众围观,警察也对她束手无策,市政法委孙书记把葛大杰和邹雄一起叫到市政府开会,孙书记让他们亲眼看看在门外请愿的柳母,催邹雄尽快对许志逸提出公诉,可他还是觉得证据不充分,葛大杰当场对邹雄提出质疑,两个人各执一词,吵得不可开交,局长赶忙制止葛大杰,孙书记当场拍板对许志逸提起公诉,尽快对他进行公开审判,只有这样才能平息社会舆论,阻止谣言继续蔓延。

  小丁向陈谦和建议,想把案发现场那两个外人的血手印的事公布出来,陈谦和却百般推诿,派他去配合调查其他案件。陈谦和的妻子很晚才回家,而且一回家就伤心地嚎啕大哭,陈谦和询问才得知她的演出公司因为私自演出没有及时申报,被吊销了营业执照,去年也发生过同样的事,是许志逸帮忙解决了,陈妻埋怨陈谦和没本事,陈谦和赌气让她嫁给许志逸,陈妻气得大发雷霆。

  陈谦和翻出那两个血手印的检测结果,他想起许志逸就气不打一处来,不想为他翻供,最后就把这个结果夹进本子里藏起来。第二天一早,陈谦和鼓起勇气来找葛大杰,看他坐在仇慕的办公室黯然神伤,陈谦和心里很不是滋味。邹雄对许志逸提起公诉,可他心里始终不踏实,忍不住向两个助理检察官反复确认许志逸是不是真凶。

因法之名第5集剧情介绍

  

  邹雄觉得这是一个法律没能完全看到的案子,他考虑再三才签下对许志逸的公诉书,心里暗暗祈祷他的决定不要被历史推翻。许志逸的公审大会如期举行,很多群众都来旁观,许志逸被押上被告席的时候,许家老两口伤心地老泪纵横,法官首先对许志逸进行正常问询,并当众宣读了警方的调查结果,以及检察院的公诉书,许志逸已无力申辩,他目光呆滞,神情恍惚,法官当庭宣判许志逸死刑,缓期两年执行,许志逸顿时黯然神伤,他对葛大杰怒目而视,许母为许志逸喊冤,可很快就被柳母的哭声淹没。

  许子蒙站在法庭门口,始终没有勇气进去接受父亲的宣判。庭审结束,邹雄的心里却无法释怀,他呆呆坐在原地,直到助理检察官来喊他,两个人才一起走出法庭。媒体记者围在法庭门口,许母和柳母一言不合就大吵起来,两个人都争抢许子蒙的抚养权,邹雄赶忙制止她们,让许子蒙做出选择,许母当众质问邹雄,为何证据不充分就对许志逸提起公诉,邹雄提醒她不服判决可以提起上诉,还提议让双方轮流抚养许子蒙,柳母坚决不同意,就想带许子蒙离开,许父急忙冲上来争抢,许子蒙吓得瑟瑟发抖,柳母强行把他带走了。

  邹雄不想让许子蒙跟着爷爷奶奶,担心他会一辈子活在仇恨里,可是也无可奈何。葛大杰,陈谦和和邹雄分别送孩子们上学,突然看到同学们围着许子蒙恶意谩骂,许子蒙无地自容,柳母赶忙把他抱在怀里,陈谦和也来送陈硕上学,他悄悄提醒陈硕不要欺负许子蒙。邹雄赶忙冲上去把同学们撵走,还让葛晴,邹桐和仇曙光和许子蒙握手,让他们做好朋友,许子蒙战战兢兢和他们一一握手。

  转眼间十二年过去了,邹雄成了检察院的检察长,葛大杰也荣升公安局局长,心情好光荣退休,许子蒙放弃了上大学的机会,用笔名守夜人,专职在家写小说,邹桐和葛晴都是法律系的大学生,邹桐非常喜欢许子蒙的小说,就在网上注册账号,把许子蒙的小说上传上去,备受网友们的喜欢,很快就被各大网站疯狂转载,邹桐对许子蒙一往情深,她收到网站编辑的邀请,想和她合作分账,邹桐立刻打电话联系许子蒙,她一放学就来到约定地点,想趁机对许子蒙表白,就对着座位开始练习。

  陈硕是西南政法的大学生,他陪父亲来买礼物,想去求葛大杰把陈硕安排到公安局工作,陈硕无意中看到邹桐对着座位自言自语,猜到她有男朋友了。许子蒙准时来赴约,邹桐欣喜若狂,劝许子蒙把小说拿去出版,还把网站编辑的决定告诉他。陈谦和带陈硕来葛大杰家,拜托他帮忙把陈硕安排到公安局工作,玉平借口新买的冰箱不制冷,把葛大杰单独叫到一边,提醒他不要随便答应陈谦和,应该安排仇曙光刀公安局。

  葛大杰向陈谦和说明情况,如果名额少,他要首先安排仇曙光,陈谦和恳求他把陈硕排在第二位,葛大杰借口回局里有工作,玉平把礼物还给陈谦和,陈硕赌气招呼都没打就离开了,还埋怨陈谦和窝囊。邹桐带许子蒙来到郊外,真诚地向他表白,许子蒙一下子惊呆了,他觉得自己父亲是罪犯,担心邹桐父母不会同意,可邹桐根本不在乎这些,许子蒙从小就喜欢邹桐,可从来就不敢奢望对她的感情,邹桐鼓励他勇敢面对,许子蒙鼓足勇气大声向邹桐说出“我爱你”,两个有情人很快坠入爱河,他们一起沐浴在爱的海洋里。

  许子蒙用第一笔稿费给邹桐买了一条心形的项链,她爱不释手,许子蒙亲手给她戴上,两个人互相依偎,发誓永永远远在一起。邹桐迫不及待向葛晴炫耀她和许子蒙的甜蜜爱情,葛晴心里酸溜溜的,就借口父亲刚出差回来,想早点回家,邹桐接到许子蒙的电话,就高高兴兴去赴约了。

因法之名第6集剧情介绍

  

  葛大杰每天早出晚归,每个案子都冲在第一线,直到累得筋疲力尽,玉平埋怨他不该这么拼命,仇曙光即将在警官大学毕业,他想留在北京工作,葛大杰坚决不同意,想让他回公安局工作,也想成全他和葛晴在一起。

  葛晴放学回家,葛大杰就迫不及待说起她和仇曙光的婚事,可葛晴却借口不急百般推诿,其实葛晴从小就喜欢许子蒙,只是一直不敢说出来,只能默默看着邹桐和许子蒙开开心心在一起。早饭的时候,葛晴把邹桐和许子蒙相爱的事告诉葛大杰,葛大杰饭也顾不上吃,就打电话通知邹雄,邹雄坚决不信,立刻打电话把邹桐叫回来。

  邹桐想跟着许子蒙回家见他姥姥,可许子蒙却百般推诿,他一直不敢相信邹桐会喜欢他,担心眼前的幸福是虚幻的泡沫,就在这时,邹雄打电话催邹桐午饭前回家一趟,许子蒙立刻慌了神,担心有不好的事发生,邹桐发誓会对他不离不弃,许子蒙提醒她不要把他们俩的事告诉父母,想晚一点再说,邹桐一进家门,就发现家里的气氛不对,邹雄黑着脸单独把她叫到书房,逼她和许子蒙马上分手,邹桐坚决不干,和邹雄据理力争,邹雄觉得许子蒙在一个不正常的家庭环境下长大,将来会影响他们的婚事,可邹桐觉得这对许子蒙不公平,她知道许子蒙脆弱敏感,想和他一起面对,更想得到父亲的祝福,邹雄坚决不同意,邹桐赌气要住到学校,可邹雄就是不肯让步。

  明天是柳莎莎的忌日,柳母想带许子蒙去祭拜,他不想去,柳母就对他絮絮叨叨了一大通,许子蒙很不耐烦,强行把她撵出房间。就在这时,邹桐打电话约许子蒙在公园见面,开门见山向他讲明邹雄的意见,许子蒙声称自己在黑暗中过了十二年,直到邹桐的出现,才给他的生活带来阳光,许子蒙永远也忘不了当年邹桐送给他那一块橡皮,让他在冰冷的世界里第一次体会到了温暖,邹桐发誓会说服父亲,许子蒙才依依不舍把她送走。

  邹雄对邹桐的事一筹莫展,只好让葛大杰出面劝许子蒙离开,邹雄第二次接到许母的上诉,只能再次找出许志逸案子的所有卷宗。邹桐业余时间就到处找当年的旧报纸和资料,她做了很多笔记,觉得许志逸案子疑点重重,而且证据薄弱,只有一个凶器,邹桐就和葛晴商量此事,葛晴觉得她是因为喜欢许子蒙才故意偏袒许志逸,邹桐赌气不再理她。

  半夜,葛晴被噩梦吓醒,她看到邹桐和舍友都在安然入睡,只好再次躺下。邹雄让秘书小张把许志逸的卷宗找出来,邹雄询问他对许志逸案子的意见,小张就向邹雄讲述了许志逸在监狱里的情况,他领着狱友排练节目,搞文艺演出,嫣然是监狱的大明星,小张觉得许志逸不像被冤枉的人,虽然他申诉过两次,可都被驳回,他也就放弃了,只是许志逸的父母不甘心。

  葛大杰把许子蒙单独叫出来,首先向他说明公安局多年来对他的救助,让他对社会心存感激,葛大杰认定许子蒙和邹桐谈恋爱就是因为许志逸被判刑的报复行为,许子蒙百般辩解,不许葛大杰感谢他和邹桐的婚事,觉得这是他们俩的事,葛大杰立刻把谈话结果告诉邹雄,提醒他尽快拆开邹桐和许子蒙,因为许子蒙对社会有很大的仇恨心理。

  邹桐突然回家,开门见山向邹雄问起许志逸的案子,她提出自己的质疑,觉得证据太薄弱,邹雄坚持许志逸就是凶手,邹桐清楚地记得当年邹雄和葛大杰因为此事发生了争执,她质疑邹雄没有尽到一个检察官的天职,邹雄答应会第三次复查许志逸的案子,可还是不同意她和许子蒙在一起,邹桐和他据理力争,甚至怀疑许志逸是被冤枉的,邹雄当场翻脸,他不能接受许子蒙,就是因为他不健康的生长环境,邹雄当场给邹桐指出两条路,让邹桐到政法大学读研,如果她坚持和许子蒙在一起,就意味着和父母彻底断绝关系,邹桐誓死不会和许子蒙分开,她一气之下夺门而走。

  邹母拼命拦住邹桐,并以死想逼,让她和许子蒙分手,邹母上网看了许子蒙的所有小说,觉得他心里阴暗,邹母不能眼睁睁看着邹桐跳进火坑。

网络微评
? ?
李幼斌 李小冉  

导演:沈严、刘海波、易军

编剧:赵冬苓

出品公司:最高人民检察院影视中心、凤凰卫视影视剧制作中心等

电视剧排行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友情链接:中国会计网  牧神记  绝世邪神  超级无上神帝  花都最强医圣  寸芒  小学生作文  战国赵为帝  社保查询网  如意小郎君  大学生必备网  全球高武  星峰传说  绝世邪神  九御神王  秦吏  全职法师  杀神白起  广东高考网  太初  九重武神  都市之神帝驾到  天天美食  大宋男儿  极品最强大少